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 网站网上棋牌赌博 | 发散思维 | 初中数学 | 文*诗*联 | 初中学科 | 教学论文 | 家长学生园地 | 欢乐家园 | 图片中心 | 课题研究 | 
您现在的位置: 咸阳杨中平发散思维家园 >> 文*诗*联 >> 综合文章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2.19带来的回忆         ★★★
2.19带来的回忆
作者:杨中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157 更新时间:2007/2/19 22:23:24

    通过媒体知道了今天是邓小平逝世10周年纪念日,不禁回想起了曾经的一段往事......
    大约是“反击右倾翻案风”那阵儿吧,一高一矮,两个配戴眼镜、身材瘦弱的不满15岁少年在黑暗处为他们的未来交流着:

    “如果邓小平上台就好了,我们就可以考大学了”

    “是啊,那我们就可以不用下乡了”

    “更用不着因为眼睛不好而担心招不上工了”
     ......
    不过,他们心里很清楚“考大学、不下乡、不担心招工”只是一种愿望,根本无法实现。
    (注:现在的人恐怕无法想像那个年代、西北小城里的的两个少年会谈论这样的话题,也说不清这是他们的骄傲还是悲哀......)

    不久,矮个少年因为在为期一个月的学工劳动总结里发了点牢骚,被斥为“邓小平一类的分子”,被勒令去学习梁效的文章《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他除了有点害怕之外,心里没有任何悔改之意.......

    大约一年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刚过(应该是礼拜天吧),这一高一矮两个少年漫步在当时咸阳小城比较繁华的地段——中山街上(街的深处有一家他们经常光顾的新华书店),忽然听到哀乐从两旁的店铺里传来,这一年离去的伟人实在太多了,哀乐会让许多人神经质。他们急忙跑进一家商店,同一群人一起聆听半导体收音机里的讣告,毛泽东逝世了!两少年互相对视了一下,都发现了对方的脸上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在几个老人的哀叹中,他们悄悄地走出了商店,一路上竟没有说一句话,因为这一丝笑容太可怕了,让别人看到就不得了。

    矮个的少年就是我,当时懵懂的我并不知道邓小平的主张是什么,上面的交流完全是高个同学任主角,因为他的舅舅在省高教局;我更不会意识到毛泽东的逝世意味着一个特殊时代的即将结束(一个国家的某个时代需要靠伟人的离去来结束,真值得我们深思!),至今我也想不明白那一丝笑容是怎样挂在我脸上的,因为之后我从情感上接受不了邓小平对毛泽东的“三七开”、接受不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大讨论中发生的一些事件,更接受不了毛泽东亲子选定的接班人——华国锋的倒台。

随着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我的观念也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开始认同毛泽东有三分错误了、开始反对华国锋所搞的个人崇拜了,但把毛泽东错误的原因归结为中国两千年的封建统治,记得曾这样说过:“把里根(当时的美国总统)放到中国,他也会犯毛泽东的错误”。这个时候,我还是认为把洋浦卖给外国人就是卖国、改革开放必须首先解决“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
  很难说得清楚我的观念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彻底转变。我想,这个变化绝对是发生在邓小平提出白猫黑猫论之后。
其实,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自始至终都不存在多大的悬念,只是解放思想很难迈过“毛泽东有没有错”这个坎儿、改革开放很难逾越“姓社”还是“姓资”这堵墙。真的很纳闷,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中国人的思想曾经那样的禁锢?是什么样的力量几乎让整个民族不能明白“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样简单的道理?现在才真正地感觉到经济落后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思想的禁锢!
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似乎不应该是邓小平个人的功劳,但邓小平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你听——“胆子再大点儿,步子再快点儿”......
时至今日,我们的教育、政治体制等许多领域的改革还步履维艰。我想,一定是还有一种力量在禁锢着我们的思想,还有一个什么简单的道理我们许多人或者不明白、或者视而不见。难道还需要某个伟人的自然离去或者降临?
  禁锢思想,必然会带来文化的萧条。在那个时代里,最受到损害的当属中国传统文化了,因为几乎所有的传统文化都被当作封建糟粕给砸烂、焚烧了。
  现在说来恐怕没人相信,至少在初中毕业之前,我没听说过李白、杜甫,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物;也没听说过“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些呀呀学语的孩子都能脱口而出的诗句。
  不信吗?我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件事:我和一位同学在楼下闲聊,来了一位老兄(后来成了我的朋友),问我的同学:你知道李白、杜甫吗?我的同学想了好一阵儿才说:好像是唐朝的两个诗人吧。而我只能低着头假装没听见,因为根本没听说过李白、杜甫。我的同学是厂里副总工程师的儿子,那位老兄是工程师的儿子,而我是普通工人的儿子,恐怕这就是我们的区别。如果说我是不爱看书的学生倒也罢了,遗憾的是我很爱看书......
  我最早接触的古诗词是附在毛泽东卜算子*咏梅后面陆游的“驿外断桥边,寂寞无开主”,最早会写的古诗句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和“尔曹名与身俱烈,不废江河万古流”,因为这四句诗在那个年代的文章里被引用烂了。
  最早认真阅读的古诗词是柳永的雨霖霖和苏轼的大江东去,是在文革前的一本语文书上看到的(书是同学家收拾房子在床底下的纸箱子里翻出来的,我借了去再也没有归还,书上还有陆游的示儿等三首爱国绝句)。再后来我借了本唐宋词100首(类似于现在的儿童读物),也没有归还.....我想一定会有人在取笑、指责我的“有借无还”吧,我无语......我“有借无还”的是别人、甚至是当时社会要丢掉、要焚烧的东西。
    至于“芙蓉如面柳如眉”、“云想衣裳花想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这样的诗句只能在文革前的批判性文章里才能看到。
    记不得我是什么时候、怎样知道四大名著的,不过水浒传还是看过得比较早。这完全得感谢毛主席老人家的评水浒,几乎一夜之间全国上下都弥漫着水泊梁山的英雄豪气。放在我床头、已经被翻烂了的分省地图册终于被党员父亲发的水浒传梗概小册子取代了。更令人高兴的是在新华书店可以租借上中下三册水浒传,押金两元,一天租金两分钱,但不容易租到手。在这种大环境下,水浒传成了我至今读得最透彻的一部小说,书中前七十回每个有名有姓的正、反面人物是如何出场、如何收场都能说得清清楚楚,使用的兵刃和绰号更不在话下,一些精彩场面也能说得绘声绘色,逗得一帮小朋友直乐。
    这可以算是文化饥饿中的一顿饱餐吧,“吃”的真过瘾!
  说这段时期的文化萧条似乎不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内容单调、形式多样、艺术水准不高。
  就场面来讲,可以说是空前的宏大,每逢国庆、5.1、7.1、12.26等纪念日都有大规模的游行集会(取代了传统的元宵社火),彩旗飘展、锣鼓喧天、礼炮轰鸣,工农商学兵分别组成的庞大的方队载歌载舞、口号嘹亮,很是令人振奋(如果哪位网友现在想具体领略一下这种场面,可以去看看伊朗的阅兵式,最相似的应该是朝鲜的游行集会)。各个系统、单位、甚至部门都要组织文艺汇演,参与人数之多、范围之广,以及采取的形式之多,绝对能够成为人类史(包括历史和未来)上的一座无法超越的顶峰。
  那个时候,有点儿文艺特长、书画特长和体育(个别项目)特长的人最吃香,都能进到好单位。在诸多的系统中,商业系统的文艺汇演最好看,因为那时商品极度匮乏,商业部门最热门,能招进水平高的人才。文艺团体更令人羡慕,他们下农村、下工厂、进部队,有不尽的好吃、好喝。
  文革时期还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就是铺天盖地的墙报(俗称大字报),它让有书画特长、写作特长的人得到了展示,也吸引了更多的人学写诗歌、文章,练习毛笔、钢笔字。从那时过来的人几乎都看不上现在的学生(包括大学生,甚至年轻教师、公务员)写的钢笔字。
  我觉得这是文化大革命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参看我在科学论坛上的一个帖子:
    我记得好像是小学2、3年级的时候跳过忠字舞,可能因为这样的闹剧实在太疯癫,很快就见不到了。大概5年级时和一位同学一起在学校汇演中吹过笛子,吹的是学习雷锋好榜样,真是贼胆大,那样的水平也敢上场!再后来进过舞蹈方队,在游行中反复跳藏族的几个舞蹈动作。
    这场群众运动让许多艺术形式得到了普及,很多人通过学习毛泽东诗词喜欢上了诗歌、并模仿着去写。我也算是其中一分子吧,不过只有一首小诗上了庆祝粉碎四人帮的墙报,虽然那首小诗显得很幼稚,但其中的一句至今让我感到满意、让我忘不掉——“捧腹仰首笑白卷”(张铁生因交白卷上了大学)。让我感到满意的是它多少有点儿形象思维的味道,让我忘不掉的是其中的“捧”是语文老师将原来的“痛”改成的,味道更浓了,还真有点“推敲”的意思。
    这场运动使许多东西都通俗化了,自然水准就不高。虽然我在我的《批判数学》和《民科万岁!——说方舟子的“民科已经成为公害》等文章里极力地赞扬通俗化,但超出了“度”和“范围”就是“恶搞”(我说赵丽华恶搞了诗歌,就是因为她作为一个专业诗人,通俗得超出了“度”)。我有一个观点(可能是独家观点):恶搞,是危害极大的文革“遗风”之一。一个保卫干部能够很快成为国家副主席,一个农民、一个纺织女工可以直接成为国家的副总理,白卷先生能做教育部副部长;“自号”大老粗的工人、农民、军人可以雄赳赳、气昂昂地去管理中学、大学,甚至研究院和专业性很强的艺术团体,还在大会上充满自豪地作开口白:“俺是大老粗,没文化......”。这股遗风在今天的表现是:跑官者什么样的官位都敢跑,给官者什么样的官位都敢给;很多人什么样的台位都敢坐。不知道这股遗风什么时候才能彻底铲除?!也不知道这股遗风到底有怎样的生衍土壤?
    文革文化的内容大致有三个方面:
    一是反映阶级斗争的。解放前的作品内容主要是写无产阶级如何受地主、资本家的剥削,然后共产党的军队来了,无产阶级得到了解放,最后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纯粹战争题材的并不多,因为像《保卫延安》之类的作品被打成为彭德怀、贺龙等歌功颂德,作者受到了迫害,没人轻易敢写这方面的内容;解放后的作品内容主要是写地富反坏右和国民党特务为了“变天”,在工农业生产中如何搞破坏,最后受到了无产阶级专政。其中总要穿插几个根子红,但经不起糖衣炮弹的侵蚀、上了地富反坏右的当的人物,得到了血的教训后,重新回到革命的队伍。
    二是歌颂领袖人物和共产党。
    三是歌颂英雄人物,当然,这些英雄人物大多都是在阶级斗争中表现出来的。
    这种文化的特征可以概括成两个字——洗脑
    文革时期有一项重要的洗脑活动——忆苦思甜。忆苦思甜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吃忆苦思甜饭,二是听忆苦思甜报告,三是学习忆苦思甜材料。
    忆苦思甜饭大多是用麦麸作为主要成分蒸成的窝窝头。单位和学校发的窝窝头我都吃过,那时粮食紧张,很多人饭都不能吃得太饱,所以偶尔吃两次窝窝头还感觉口感不错。记得有一次我吃了两个还觉得没吃够,又领了两个拿回家吃。不知道这样的活动最后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
    单位和学校经常请一些人来做一颗忆苦思甜报告,也经常组织统一学习上级下发的忆苦思甜材料,目的是让人们通过痛说血泪史来牢记阶级仇。
    一个冬天的晚上,父亲带回了一份油印材料,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下认真地读着:一个小孩儿和母亲去讨饭,母亲被地主的大马车压掉了一只胳膊,没钱医治,断口处生了蛆,这个小孩儿呀就拿根小木棍一个蛆一个蛆地往下拨......我的泪珠也一颗一颗地往下掉......第二天我把这份材料放到棉帽里戴在头上,准备在学校里再认真读一读,也可以在同学面前显弄一下。结果给丢了,回去少不了挨了两巴掌。
    有部几乎全国人民都看过n遍的专题片《收租院》(语文书上也有同题目的课文),说的是大地主刘文彩用大斗进、小斗出来剥削贫苦农民,用水牢来镇压反抗者和没有能力缴租的人。每看一遍都会义愤填膺,如果刘文彩在场的话,非把它砸成肉酱不可!然而,若干年后说那是假的......
    《收租院》是假的,《白毛女》会有多少真实的成分?那个胳膊断口处生蛆的故事会是真的吗?为什么要欺骗我们的眼泪?为什么要欺骗我们的感情?虽然那时我还是一个不大的学生,可那也是一个有“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的眼泪呀!有多少热血青年被欺骗得坚信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期待着我们去解放他们?更有甚者,一些青年还偷越国境,为去解放水深火热中的缅甸人民而丢掉了可贵的生命!
    文化大革命到底革什么文化的命呢?
    记得上高一时,我们班的文体委员是个女生。那时经常进行队列训练,听着女生的口令走来走去让我心里感到十分的不自在。我就故意打不起精神、步伐跟不上整个队列的节奏。细心的女班主任(帮我改诗的语文老师)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直接就当众批评我是大男子主义,我虽然没有大声表白,但还是小声嘟囔着,对我的“大男子主义”一点儿也不忌讳。
    作为一个从文化大革命战斗洗礼中成长起来的中学生怎么会有如此严重的封建思想呢?而且还敢大胆地不去忌讳?如果这种思想属于资产阶级思想会怎样呢?我还敢吗?种种迹象表明,当时主要是革资产阶级的命。我就纳闷儿了: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资本主义要比封建主义先进,为什么要把资本主义视为洪水猛兽、当作革命的主要对象?是资本主义比封建主义势力凶猛,还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思想与封建主义思想有着千丝万缕、扯不断的瓜葛?
    文革文化以它特有的内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使全国人民革命的热情达到了疯狂(这正常吗?)。疯狂的人民群众在做些什么呢?他们比忠心、比决心、比贡献、比抓阶级斗争,比没文化、比穷、比苦、比没有欲望。疯狂的“比”最终发展成比肉麻、比吹牛、比作假、比红色恐怖、比不是正常人。中国人的诚信、廉耻、人性就是这样给“比”没了!
    天大地大不如毛主席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河深海深不如共产党的恩情深,祝福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这样的忠心正常吗?我在企业做宣传工作时,经常要写材料、起草党委文件,偶尔也给厂长、书记写讲话稿。由于企业精神里有“忠诚”两个字,所以在我写的材料、讲话稿里极少提到企业精神,更是看不到“忠诚”二字。书记曾跟我谈话说:“你个人可以有个人的观点,但组织上的事情还得服从组织。”我说:“我写的东西你们可以修改,我不愿意让忠诚两个字从我的笔下流出”。(或许就是因此我才重新回到了教学岗位,书记还特地叮嘱校长要好好地照顾我,后来我又换了一个单位)我对忠诚二字极为反感,何况那种肉麻的“忠心”?
    那时报纸上每年都要公布国家的预算、决算,我是这种文章的忠实读者,看着不断增长的国民经济,由衷的高兴。但后来我不再看了,因为我慢慢知道了这些数据是通过一层一层的往上报计算出来的,其中不知有多少水分。计划经济不适合我们的国情,但还不至于使我们的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真正使我们的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的是虚假的计划经济。
    在比贡献中,的确有许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和事迹,对此我不得不惋惜地说那些都是非正常人和非正常人所做的事。
    最可怕的是就是抓阶级斗争。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大小经验、总结材料如果没有抓阶级斗争的成果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材料。你揪出一个阶级敌人,我就要揪出两个阶级敌人,哪儿有那么多的阶级敌人?阶级敌人的标准就要降低,范围就要扩大。
   
我们都知道有一种“文化”叫做“厕所文化”,但在厕所里发现毛主席三个字,就是阶级斗争,非要严查到底。有些小学生鬼使神差地在地上、墙上写了毛主席,想擦又擦不掉,就随手打个叉,这可不得了了,整个学校的空气顿时凝结了起来。这种凝结的空气时常弥漫在大大小小的单位,甚至弥漫到了一些家庭。一旦被打成了阶级敌人,这个人就再也翻不了身了,还要连累整个家庭。人们在这种紧张的空气里自然少不了相互猜疑、揭发、举报、诬陷,人与人之间重重地设立了一道心理防线。
    那时为什么看不到乞丐呢?一则在生产队里可以出工不出力,照样和别人拿一样的工分;二则怕被当作阶级敌人而抓。
    人们办事、说话无不小心翼翼,生怕会出什么纰漏。人们可以大胆、放心做的就是表忠心、表决心。 
    文革的狂热使许多人的观念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有一次我们请一位被省上命名为德育专家的副教授来厂里做爱国主义报告,在谈到拨乱反正时他说:“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它能知错改错”。真是不可思议,知错改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怎么就成了衡量伟大与否的尺码了呢?他到处作报告,怎么就没人跟他就这个问题讨论讨论?

  我们都知道,文艺复兴在西方文明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我也曾在中国的历史中去寻找文艺复兴的印迹,首先想到的是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从文化先驱们打出的科学与民主两面大旗,到文学作品中的崇尚人性,文艺复兴的印迹很是明显。然而,当我把游历的目光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时,我毫不犹豫地把那个“印迹”擦掉了:文艺复兴后的中国怎能有如此恐怖的年代?
  最终,我把那个“印迹”落在了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经过这样的“复兴”后,任何人、任何势力禁锢人们思想的企图必将成为泡影! 

    文革是一面镜子,在这面镜子里受到冲击的人未必值得我敬重、同情,因为他有可能纯粹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然而,在这面镜子里不但没有受到冲击,反而官位稳步攀升的人一定是我鄙视的人。我敬重在处决前喉管被割了的女共产党员张志新......

    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伤痕文学就是对文革的批判,但它毕竟是文学作品,难以直接触动人们的心灵,希望这篇文章能起一点直接作用。(全文完)  

这篇文章是根据我在天涯社区教师论坛边写边讨论的帖子整理完成的(附部分回帖)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5 17:36:00

  只顾写帖子,顾不上看帖子、评论帖子,在此说两句吧:
  为什么那时我们感到满足?因为那时我们的脑子被洗空,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为什么今天我们感到不满足?因为今天我们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请珍惜我们是一个正常的人吧!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6 0:42:00
  很高兴本贴能够引起这样的热烈讨论。这里我想就如何读本贴、如何针对本贴中的问题展开讨论提几点建议:
  1.首先要真正了解那个时代,最好是通过平凡的事例去了解,尽量不要受著名事件的影响(在大是大非面前会有很多假象的),更不要受中外书籍的影响。这里的回忆都是真实、平凡的回忆,希望年龄大的网友在此提供更多的真实、平凡的回忆,帮助年轻人了解那个时代;
  2.在了解的基础上,把自己当作当时的一个平常人去展开思考,也就是设身处地去思考;
  3.我的帖子中到目前为止有几个问题供大家参考: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中国人的思想曾经那样的禁锢?是什么样的力量几乎让整个民族不能明白“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样简单的道理?
  文革遗风到底有怎样的生衍土壤?
  文革文化的特征可以不可以概括成两个字——洗脑?
  为什么要欺骗我们的眼泪?为什么要欺骗我们的感情?
  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资本主义要比封建主义先进,文革为什么要把资本主义作为革命的主要对象?是资本主义比封建主义势力凶猛,还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思想与封建主义思想有千丝万缕、扯不断的瓜葛?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7 11:49:00
  我觉得有一件很有意义、并且很急迫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收租院、白毛女无论真假,都反映的是典型地主的罪恶和典型贫下中农所受的压迫。那么普通的地主是怎样剥削的?普通贫下中农是怎样受剥削的?
  花飞语静大姐,我想你不会彻底离开这个帖子吧?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这一代人和上一代人有一个最大的失职:让我们的家史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中断了,我们以“国史”替代了“家史”。如果我们以国为家,那么问问帮你上网、建博客的儿子愿意不愿意?如果觉得“国史”不能替代“家史”,就得赶紧回去问问还健在的老人们:我们的祖辈、增祖辈是怎样成为“剥削阶级”的?他们又是怎样“剥削”贫下中农的?如果不赶紧问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我们就有可能会成为后辈的罪人。如果将恶搞后的的国史(比如中国古代史曾经就被恶搞成农民战争史)来代替家史,那么我们必将是后辈的罪人。
  或许正是由于我们丢掉了家史,我们才在教育下一代的时候显得苍白无力......
  同样,根子红、苗子正的人也有责任赶紧回去问问还健在的老人们:我们的祖辈、增祖辈是怎样成为贫下中农的?他们又是怎样受“剥削阶级”的“剥削”的?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7 17:20:00

  1、只试图通过个人的点滴回忆就能帮助人们去了解那个年代我认为是办不到的,只能让人们了解你个人的一些经历、想法以及思考.
         答:这是我的愿望,能不能达到是另回事;人们了解我个人的一些经历、想法以及思考后多少会有点反映的。
  ---------------------------------------------------
  2、也请老文(呵呵我们是几乎同龄)思考下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为什么都被禁锢了,而且都是积极主动的被禁锢?
  答:我和一个人提前说好了,在这个帖子里我尽量控制在点到为止。请看——“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资本主义要比封建主义先进,为什么要把资本主义作为革命的主要对象?是资本主义比封建主义势力凶猛,还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思想与封建主义思想有千丝万缕、扯不断的瓜葛?”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7 17:38:00
  3、“猫论”这样的简单道理人们为什么不明白,“猫论”是完全正确的吗?有人说,只有捉住了老鼠不是自己吃,而是大家分着吃的猫才是好猫,你以为如何?现在是有很多猫通过种种手段,甚至是以损害国和老百姓的利益为前提获得了老鼠,但这些猫只求目的,不问手段,是坏猫。呵呵。
  答:只有捉住了老鼠不是自己吃,而是大家分着吃的猫才是好猫,这是一支“我们的社会主义”的猫,如果它存在当然好了,就不需要讨论了。
  “猫论”是一种形象思维(文学语言),它只用在姓社还是姓资这个问题上。它只有黑白两种,作选择的是我们的国家而不是某些人。“现在是有很多猫通过种种手段,甚至是以损害国和老百姓的利益为前提获得了老鼠,但这些猫只求目的,不问手段,是坏猫”指的是某些人,概念上不统一。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7 17:42:00
  4、呵呵,洗脑?今天的问题是整个的民族没有了精神家园,这个问题老文怎么看。
  答:整个的民族没有了精神家园正是因为我们曾被洗脑,呵呵。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7 22:10:00
  关于猫论没有必要再讨论了,因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谁还不明白,就请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学修养,因为那是一个文学语言。
作者:  回复日期:2007-2-27 22:36:00
  我是学数学、教数学的,80年代初我参加过汉语言文学自学考试,所以知道有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开放文学等文学现象。
  不知这里有没有研究当代文学的?我有个想法你们分析一下有没有道理:
  上述三种文学现象如此排列似乎不妥,伤痕文学是写文革的,反思文学是写文革前17年的,改革开放文学是写文革之后的,顺序是不是有点乱?按照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的思路发展下去是不是应该写前面我所说的“家史”?好长时间没看过小说了,应该有写“家史”的小说吧?

作者:  回复日期:2007-3-1 9:31:00
  作者:塞外孤星 回复日期:2007-3-1 7:31:00
    现在应该再出来个伟大人物
    把农村的孩子和青年都弄进城市锻炼下
    都是中国的未来
    为什么他们就应该过那么差的生活?
  -------------------------------------------
  什么样的伟大人物能把世上的所有不平铲除?得到另一个星球去寻找!
  这里的许多人都认为毛泽东把这个问题处理得很好,果真如此吗?就拿孤星斑竹关心的城乡差别来说吧:
  那时的农民几乎把城市生活当成了天堂,可望而不可即,家里只要有在外工作的,无不对他抱有某种很大的期望。今天呢?农民在城里做老板、白领的大有人在。去年暑假我陪父母回了趟老家,很多老乡都认为现在城里人过的不比他们轻松。城乡差别是扩大了还是缩小了?这个事实不知能否得到你的认同?
作者:  回复日期:2007-3-1 10:54:00
  再来说说当前的热点问题——下岗。
  这里的许多人都认为毛泽东让人人都有工作、都有饭吃,而现在下岗的工人很多......
  我不知道当年知青下乡是就业还是下岗?无数出工不出力的农民是就业还是下岗?今天涌动的民工潮算是就业还是下岗?
  何况,解放前我们有四万万同胞,五、六十年代“六亿神州尽舜尧”,随后“七亿人民反美帝”,今天是13亿人民要吃饭。
  二者怎样做比较呢?
  更何况我们的许多企业经过文革的洗礼早已失去了活力。
作者:  回复日期:2007-3-1 12:23:00
  花飞语静大姐,我不忍心在你姐姐的帖子里继续发帖了,感觉我有些不道德了。
  通过你姐姐对你的描述,我产生了一种向往.......
  不过我希望你能在这里把我在你姐姐的贴子里提出的几个问题写出来。不写也行,至少在入睡前把那几个问题认真地想一想。
  你有几个同学过早地离去,我也有几个同学更早地离去,像我们这样能够在这里谈论这样的问题的人,最容易紧跟我们的同学而去。我们应该以一个明白人的身份去见九泉下的老人,否则他们是不会接受我们的......
作者:  回复日期:2007-3-1 13:36:00
  再说一个热点、但人们普遍不敢正视的问题——妓女
  这里的许多人都向往毛泽东的没有乞丐、妓女的时代。没有妓女的时代是怎样的时代呢?放眼全球去找一找,塔利班时期的阿富汗可能没有,朝鲜可能没有......你愿意成为这些国家的子民吗?
  我反对性开放、性自由,但我斗胆地说:就人类社会而言,连乞丐都不敢当、一个妓女都没有的社会决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芸芸众生,谁能保证每个人都把性的尺度把握得那样准确?
作者:  回复日期:2007-3-1 17:57:00
  作者:海角石 回复日期:2007-2-27 13:28:00
  
    “恶搞”
    通俗化,超出了“度”和“范围”就是“恶搞”(我说赵丽华恶搞了诗歌,就是因为她作为一个专业诗人,通俗得超出了“度”)。
    ==========================================================
    这个定义不错
    可以用用呢:)
  --------------------------------------------------------------
  这个不能作为定义,因为它的逆命题存在缺陷,没有完全满足充要条件。如果你要用它,不妨称之为“文氏定理”。呵呵......

文章录入:杨中平    责任编辑:杨中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网上棋牌赌博相关的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